董淳与《风俗余论》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仲伟帅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21
摘要:淳自祖上来,世居县西南六十里之北薄梁村,与济、鱼境相连。本家聚族而居,约有数十户。

董淳与《风俗余论》

  董淳(1758~1834),字素村,号朴园、窥园,别号寄农,官四川布政使。今微山县两城镇北薄南村人。

  董淳生于书香世家,幼从祖父学习,后中秀才。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中举,乾隆六十年(1795年)进士,赴四川任知县。历任璧山、盐源、合州(今合川)、犍为等县、州的知县、知州。后调任顺庆府岳池县知县。嘉庆十六年(1811年)夏,岳池大旱,秋粮无收,民众饥苦。他放粮赈济,自己捐俸银五百两,又将县衙官费捐出1300余两,并动员商贾富户响应捐银、捐粮。遂分设15处米厂,按饥民人口,5日发米一次,历时5个多月,救济灾民32000余人。同时,于各乡召民筑堰开塘,兴修水利,筑堰1100余道, 开塘520余处。他在岳池所为被报清廷,皇帝令各省有溪河之县仿行。复调其至重庆府巴县、成都府华阳县任职。因政绩显著,经吏部核准加一级候升。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升雅州府打箭炉(今康定)厅同知。在任期间,整风俗,立保甲,办团练,查户口,除暴安良;修学宫,建书院,亲自讲解经义;于水陆道途险恶处,疏浚开凿,以便行旅。道光元年(1821年)三月,升直隶保定府知府。道光二年(1822年)三月十一日,在直隶涞水县秋兰行宫受皇帝召见及赏励,其先代和妻室也授诰封。同年十一月,升通永分巡道道员,诰授朝议大夫。道光三年(1823年)十二月,升直隶按察使司按察使,诰授通奉大夫。不久调任四川布政使司布政使。道光九年(1829年)告老还乡,其居家期间,重视当地农商发展,关注民生民俗,亲力亲为,著有《风俗余论》、《畿辅纪略 》。后应邹县县令之邀,续修邹县县志(未刻)。微山县鲁桥镇仲浅村另存有其为仲子六十四代孙仲蕴纲题写的墓表一幢。道光十四年(1834年)十二月二十日逝世。

  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邹县志稿·卷七·风俗》载朴园董淳著《风俗余论》,全文如下:

  淳自祖上来,世居县西南六十里之北薄梁村,与济、鱼境相连。本家聚族而居,约有数十户。村中盛、乔、于、尹、杨各族均数十户。连其余众姓,约八、九百户。犹忆三十年前,各族俱有方行矩步老前辈,村邹旧家也。

  婚礼:《旧志》云“不拘六礼,但以媒聘为定”。其实皆仍仿六礼遗意。媒妁必先与女家议定,而后通知男家合生时年命,非即问名遗意乎?议定,男家备启书倩冰媒送至女家,名曰“通启”。女家亦备启书倩冰媒送至男家,名曰“回启”。启用四六文,男家叙明不弃寒微,以令几爱许室蠢子某。女家叙明仰托高门以拙女许配第几哲嗣。近虽启文简略,而乾造坤造别具红柬。启外或备簪环帽鞋等事,此即“纳采”遗意也。请期亦男家备礼物请女家,同诹吉日送年命帖,即纳吉也。届期,男家备催妆衣送至女家,此即纳征也。及昏,男家用彩轿舆马仪威赴女家亲迎。舁鹅以从,即奠雁之遗也。村农用鸡,即庶人贽骛之意也。女行蒙栉面总不冠戴,入门拜天地,男女交拜,入室行合卺礼。三日盛饰拜翁姑,谒祖庙。女家备饭,名曰“随身饭”。初终皆六礼遗意。

  至《旧志》载赘婿一事,邹邑甚少。此各边省常行之俗,非邹鲁所有也。荒僻孤独间有招养老婿者,乡里辄相訾謷,羞与为伍矣。若男女各长大,服内成亲之事,乡僻愚民间或有之,士大夫家断无也。《旧志》“婚嫁不计财礼,不侈妆奁”,至今犹然云。

  丧礼:始殁悬素纸于门,俗谓之“纸骨堆”,其纸之数如亡者岁数。灵前设魂帛,使灵有所凭依也。供饭一碗,俗名“倒头饭”,犹生事之意也,燃长明灯守灵,以冀复生也。三日大敛,乡间少有力者,年过五十以上,率皆预制衣衾棺木,遇丧即殓,得以诚信无悔也。是日孝子成服,斩衰襞积脱肩,其缝在外,示忙错也。素冠缩顶,两耳缀锦,示无闻也。腰绖徒跣,杖而后行。是夕迎魂于土地神祠,备楮币、车马、行箱送魂。亲族行礼,谓之“送魂”。间有三日接而四日送者,谓之“接三送四”。孝子守灵,五七后许出门,七七致祭,百日始剃头。亲友均助祭。小祥、大祥及除服皆祭也。诹吉日开吊,讣告亲友,延生员八人或十人相礼,谓之大宾。祭用少牢,行三献礼,侑食,谓之家奠。至亲陪祭皆侑食。祝有文,选行辈相当者读之。是日,用鼓乐奏桑曲以助衰。有双村杨生肇庆者不用吹手,众或非笑之。予以为所见独卓。惜狃于乡俗,竟弗能改也。惟僧道佛事,凡士大夫家俱不用之。间有停丧者,家祭后用砖封柩,以为力量不佳,俟充裕时尽情。不知贫者不可富葬,丧宜称家有无,明礼者自不肯停也。卜葬大率不出三年,诹期又讣告亲友,行家祭礼,用大宾如前。孝子孝服加亮冠、斩衣。前一日行遣典礼,亦谓之朝祖。是日启门,亲友用彩缎题亡者爵位置灵前,名曰送旌。又用素帛述亡着行实置于客厅,名曰公帐。凡奠仪大祭用羊、豕、海错,次用荤肴素馔。其挽匾、挽联各随情意之厚薄。葬之日,行起灵礼,仍用大宾。外行祭舆礼、租道礼,皆众宾吉服行礼,读祝文。灵至圹,行启祖礼,又祭于棺前,谓之“悬棺祭”。行题主礼。凡题主先倩宗人书主,预请举贡望重一乡者或儒学师二位,一题主,一祀后土。大约茔间行此礼者,多兼有家祭。点主者则前一日事题毕行荣主礼。祀土者祀后土,皆吉服四拜,祀土有祝文。葬毕释亮冠、斩衣,奉主回家,行虞祭礼。事后备主谢题主、祀土二官,并遍谢赞礼者,大约各称其家,无一定之规。凡行礼用大宾一次,孝子辄先恳后谢,出庐太多,似为非宜。若立一主丧者代为恳谢似觉合宜。至于乡中小户未尝读书,虽家道小康,不能请大宾相礼。其或自家不请及有劣迹者,虽加意延请,也无肯应之者。倘有不自爱之徒含糊滥应,乡人以为诟病矣。若此流人既不能请大宾,乃始有延僧道作佛事者。《旧志》丧礼佛事颇盛之说,殊不然也。葬后三日,孝子孝眷执畚椐添筑,谓之“圆坟”。后凡遇岁时,则修筑无常数。凡祭礼自正月元旦、清明、七月望、十月朔常祭外,逢生、忌皆祭,食新皆荐,遇吉庆事皆告祭焉。

  此淳一身之阅历,不厌繁琐,特笔记之。仍望大家勉力维持,以复质朴之风为幸。

  董淳的儿子董洁,嘉道年间考中进士,在江西任知县,官至刑部侍郎。(仲伟帅)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上一篇:北洋政府总理潘馥的家世人生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