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莲花落 说唱岁月情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杨柳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30
摘要:鲁西南落子亦名“莲花落”,因其主要伴奏乐器为大铜钹,又名“咣咣书”。它是一种源于宗教,又逐渐过度到世俗化说唱的民间曲艺形式。

  孔孟之乡讯 在济宁市任城区喻屯镇的瓦屋张村,说起唱“落子”的张华君,老人和孩子们十有八九都知道。这位民间艺人和落子结下了半个世纪的情缘,50多年间,他不仅把临近的村子都跑了个遍,还经常跟着村里的剧团到其他县市演出,在大大小小的各种演出中,他也将落子这种曲艺形式介绍到了村村落落。2007年,落子被列入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任城区唯一的落子专业艺人,当时已年过花甲的张华君如遇春天,他希望借此机会,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并喜欢落子这种传统的说唱曲艺,从而将落子更好地传承下去。

张华君

  铜钹、竹板拿上手 半个世纪难以割舍

  鲁西南落子亦名“莲花落”,因其主要伴奏乐器为大铜钹,又名“咣咣书”。它是一种源于宗教,又逐渐过度到世俗化说唱的民间曲艺形式。艺人则被称为“打落子的”,“唱咣咣书的”。

  落子源出隋末唐初僧侣募化所唱的“落花”曲子,唐代叫“散花落”,都是用来宣讲佛教教义的。至宋代才有贫人乞食歌唱的莲花落。到了明代又在一般莲花落的基础上产生了叙事莲花落,从此唱曲与叙事两种莲花落并存。唱曲为主的莲花落在山东始于何时,目前尚无文献可证,见诸记载是在清代中叶后。而“鲁西南落子”一词最早见诸清光绪十二年(1886)手抄本《赶板牌子曲、快书、岔曲、马头调各种曲》中。据20世纪50年代山东曲艺艺人登记时调查所示,济宁各县具有落子一人,口述材料均可上溯四代,即清中后期。

  鲁西南落子在全省各地普遍流传,演出形式基本相同,均以单页铜钹与竹板作为伴奏乐器。一人自行打竹板击铜钹演唱者,叫做“荷叶吊板”,亦称“单吊板”;两人分击铜钹、竹板演唱者,叫“双吊板”,亦称“擎板”。鲁西南落子演出形式较为简单,但风格粗犷强悍,具有浓厚的鲁西南地方特点。尤其演唱到书中热闹当口,艺人们常将受众的大铜钹高抛两三丈,猛转身打个飞脚接住再唱,有声有色,节奏不乱,成为鲁西南落子特有的绝活儿,也是听众称某艺人为“飞天咣咣”、“飞咣咣”的由来。此外,由于落子无管弦乐伴奏,唱腔也有较强的任意性,语言多为口语俚俗,易为普通听众所接受。

  据张华君先生介绍,他出生于1946年,从他记事开始,就知道村里有位有名的落子艺人,而这位落子艺人就是张华君先生的师爷石教文先生。“我师爷是十五岁的时候在瓦屋张村安家落户,十六岁的时候拜师学了落子,出师后就在周边地区表演,由于表演泼辣生动,深得观众喜爱。”张华君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对落子这种传统的说唱文化非常感兴趣,他十八九岁就开始跟着师爷到处跑,“师爷当时年纪大了,我就用板车拉着师爷去附近村里演出,师爷在台上演,我就在下面听,一个段子听上三五回就学会了。”张华君先生说,后来他就开始自己练习落子,直到可以独自上台演出。带着对落子的热爱,转眼张华君先生已经70多岁了。

莲花落

  25岁正式上台演出 每年至少表演上百场

  十八九岁开始跟着师爷跑演出,在没有演出的间歇,张华君就凭着记忆把师爷讲的段子用笔记下来,“那个年代条件比较艰苦,打着地铺点着煤油灯写字,我的文化程度不高,写的过程中总会写很多白字,别人看不懂,但自己认得。”张华君笑着说,基本上把一个段子写下来,就能记得差不多了,然后再央求师爷教新的段子。谈及这段往事,张华君告诉记者,由于师爷的年龄长、辈分高,虽然他是从师爷那里学习的落子,但按照规矩,他不能拜师爷为师,只能拜师爷的徒弟姜永臣为师。

  学习落子,除了要对段子足够熟练外,与铜钹、竹板的配合也至关重要。“刚开始练习与铜钹、竹板配合的时候,家里的孩子年龄还小,铜钹、竹板的声音太大,怕吓到孩子,只能去村头的稻草垛上练习。”张华君说,站在稻草垛子上有种站在舞台上的感觉,可以想象下面有很多听众在听,尽可能地表演出最佳状态。同时,由于练习初期对铜钹的控制还不太稳定,即使铜钹脱手了,也会掉在稻草垛上,不至于摔坏。

  经过一个冬天的练习,张华君已经可以熟练表演《五子登科》、《小八义》、《回杯记》、《罗衫记》等落子代表性曲目。25岁那年,张华君实现了首次登台演出。据张华君介绍,当年师爷在瓦屋张村组织了一个剧团,他就经常跟着剧团外出演出,首次登台就是在邹县的曲艺大汇演。“那时候外出汇演,生产队给工分和生活补助,工分和在家务农一样,但比务农要轻松多了。”张华君笑道,他下决心学习落子,除了自身的热爱,还有一点就是在那个年代,落子可以养家糊口,“落子表演不像一般戏曲要配管弦乐,一个人带着铜钹、竹板,穿着长褂就能演。”张华君表示,在外地演出的时候,不仅能挣到工分,每天还有五毛钱的生活补助,这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笔比较可观的收入。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张华君所在的剧团被喻屯镇政府调度参加水利大会战巡回演出,为工地上挖水渠的工人表演。“水利大会战前后持续了五年,那五年是我参加演出次数最多的时期,每年都至少有上百场演出。”据张华君介绍,当时剧团的所有演员吃住都在工地,白天在工地随编随演,除了干活的工人,周边村里来看演出的村民堪称人山人海。

莲花落

  没“钱”途 落子遭遇传承困境

  经过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辉煌,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张华君所在剧团外出表演的次数明显减少。“改革开放之后,人民群众的娱乐项目越来越多,电视机逐渐开始普及,渐渐地,喜欢看落子演出的人不多了。”张华君说,他们曾在2000年组建瓦屋张村化妆坠子剧团到巨野、嘉祥等地进行表演,也在栖霞市等一些旅游景区进行表演,积极推介落子项目。

  2007年,落子被列入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5年,张华君被命名为济宁市任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山东落子》代表性传承人。为了将落子更好地传承下去,近几年,张华君积极参与区、镇两级各种文化活动,致力于落子项目的保护与传承,积极培养落子传承人,但结果总不尽人意。“以前,落子不仅是爱好,更是可以养家糊口的一份职业,但现在,曲艺市场不景气,以这个为生会很困难。”张华君无奈道,即使有一些对落子感兴趣的人,也因为觉得没“钱”途放弃专业学习,使得落子表演的从业者越来越少,传统文化面临失传。

  对于现在落子传承遇到的困境,张华君也深刻地分析过,“现代社会的发展节奏快,落子作品大多数已经跟社会脱节,缺少吸引新生代目光的作品。”张华君表示,从落子的经典曲目来看,大多讲的都是传说或者历史故事,年轻的受众群体不能从这些作品中找到共鸣。相同的故事,年轻人更喜欢看电视剧。同时,落子的没落,也跟环境有关,现在的孩子从小就学普通话,说本土方言的人越来越少,落子缺少了本土语言的滋养。“我这两年也尝试着写一些接地气的段子,用落子的形式讲讲现在农村移风易俗的故事,但我今年已经73岁了,不知道还能表演多长时间,传承这事显得尤为紧迫。”张华君说道。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上一篇:兖州花棍舞入选山东省级非遗项目名录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中医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7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点击这里给孔孟之乡发消息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