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孟子、墨子故里纵论文化传承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燕子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21
摘要:论坛以孟子墨子思想比较为主议题,重点围绕孟子与墨子政治思想、天人关系、伦理道德比较研究,儒墨纷争与百家争鸣,孟子与墨子中国文化史地位比较研究等开展研讨交流,共同推动儒学和墨学的交流互鉴。

儒墨对话高端论坛

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开幕式在孟子故里邹城举行

  7月17日,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开幕式在孟子故里邹城隆重举行,本次论坛以孟子墨子思想比较为主议题,重点围绕孟子与墨子政治思想、天人关系、伦理道德比较研究,儒墨纷争与百家争鸣,孟子与墨子中国文化史地位比较研究等开展研讨交流,共同推动儒学和墨学的交流互鉴。

  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人民大学、中山大学、武汉大学、山东大学等高校院所及部分媒体的部分专家学者出席论坛,济宁市委常委、邹城市委书记张百顺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张百顺指出,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鉴而丰富,在文化多元发展的今天,举行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围绕儒墨思想研究,加强交流、相互碰撞,对于推动儒墨思想互学互鉴、共同进步具有重要意义,也必将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开幕式前,“学孟子·行善举”志愿者艺术团带来歌曲《孟子》,助力论坛成功举办。随后,孟子研究院特聘副院长、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存山,孟子研究院副院长袁汝旭代表孟子研究院,中国墨子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孙中原,滕州市墨子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邵长婕代表滕州市墨子研究中心,互相赠送《孟子文献集成》和《墨子大全》等书籍。

  在主题发言阶段,孟子研究院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梁涛,中国墨子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武金,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孟子研究院特聘专家孔德立,中国墨子学会常务理事、吉林师范大学教授薛柏成分别做了题为“孟墨对话与儒墨互补——以《孟子》中的两次儒墨对话为例”、“墨家的兼爱论及其与儒家的争论”、“儒墨之争与早期儒学的传承创新”、“‘儒墨互补’视域下孟墨关系研究”的主题发言。

  孟子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从儒墨的互补关系、仁爱与兼爱的关系和有待厘清的问题等方面对主题发言做了精彩点评总结。他指出,从墨子大量使用仁义,引用《诗经》、《尚书》等经典来看,儒墨两家同出一源,但墨又别子为宗;仁爱与兼爱的关系在孟子时代是十分紧张的,但从汉代到北宋这种紧张关系则得到大大缓解,在核心价值上儒墨两家都认同普遍之爱,但具体实践原则有所不同。

  儒家思想和墨家思想源远流长而且影响深远,都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次论坛由中国孟子研究院、滕州市墨子研究中心主办,中国孟子学会、中国墨子学会、邹城市人民政府、滕州市人民政府支持举办,对促进学术交流,推动儒学和墨学研究互融互通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对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具有重要的时代价值。

儒墨对话高端论坛

儒学和墨学专家走进滕州研讨交流文化传承

  7月18日,由中国孟子研究院、中国墨子研究中心在滕州、邹城两市主办的“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在墨子故里滕州市开展一系列主题活动。作为本次高端论坛的一项重要主题内容,主办方于当天下午邀请4名儒学专家和4名墨学专家同时登台进行对话交流,旨在以这种方式进一步推进儒学及墨学的研究、交流与合作,不断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当天登台的4名儒学专家分别是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员李存山,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杨海文,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刘瑾辉,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郭美华;墨学专家为中国墨子学会顾问、武汉大学教授朱传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孙中原,四川师范大学教授秦彦士,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陈克守。8位专家在主持人的引导下,以“儒家思想、墨家思想的比较”为主议题,重点围绕“墨子与孟子政治思想、天人关系、伦理道德比较研究”“儒墨纷争与百家争鸣”“墨子与孟子中国文化史地位比较”等内容展开研讨交流。他们纷纷提出各自在学术领域的观点,尽情表达学术思考,共同推动儒学与墨学的交流互鉴。

  儒学专家和墨学专家在陈述各自见解的同时,还对具体的问题展开了学术论述。大家普遍认为,墨家提出的“兼爱”“非攻”“尚贤使能”等观点,对当今社会治理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借鉴意义,尤其是关于力学、数学、物理学、光学等方面科学原理的阐述,在先秦诸子中独树一帜。他们表示,儒家的公正、道德思想和天然合一的思维方式,以及墨家的平等、法治思想和充沛的科学精神,都是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宝贵思想遗产和重要的文化资源,应当更进一步深入研究,全力以赴发扬光大。

  专家的学术观点高屋建瓴,研讨氛围浓厚热烈,精彩的论述、厚重深刻的学术语言,为台下的观众带来了一场高层次的学术研讨盛会,会场不时响起热烈掌声。大家纷纷表示,通过聆听儒学、墨学专家的对话,既学到了知识、提高了自己的文化认识,又对儒家文化、墨子文化有了更加全面、更为系统的了解。

儒墨对话高端论坛

儒墨对话高端论坛闭幕式在墨子故里滕州举行

  7月18日,由中国孟子学会、中国墨子学会、滕州市政府支持,由中国孟子研究院、滕州市墨子研究中心主办的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在圆满完成各项议程后在滕州闭幕。山东省政协原副主席、中国孟子研究院特聘院长王志民,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武汉大学教授朱传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存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孙中原、山东大学教授姜宝昌,中国孟子研究院党委书记赵永和,以及滕州市领导刘文强、李健、宗大全、朱晏辰出席闭幕式。

  王志民在讲话中指出,滕州和邹城都具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和丰富的优秀传统文化资源,在弘扬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方面走在了其他县市前列,取得了一系列有目共睹的成绩。儒墨对话高端论坛已落下帷幕,但儒墨融合发展的新里程却刚刚起步,我们共同描绘的文化交流融合的新图卷才刚刚展开。希望与会人员以中国墨子学会和中国孟子学会研究院为平台,继续举办好各种有利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和宣传的活动,努力将滕州市、邹城市打造成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窗口,大力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交流与合作,并努力推动向更高层次、更广领域迈进,为谱写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新篇章、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新的贡献。

  滕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刘文强指出,参加本次儒墨对话高端论坛的各位专家,代表了当前孟子、墨子研究的最高学术水准。专家们通过积极探索儒墨两家之异同,碰撞出了光彩夺目的思想火花,取得了丰硕成果。不仅让我们领略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更让我们看到了儒墨互相促进、融合发展的美好前景,必将开启墨子文化与孟子文化传承发展的崭新篇章。下一步,我们将与中国孟子研究院、与各位专家学者加强交流合作,共同推动儒墨文化更好的发扬光大,让儒墨文化在新时代落地生根,放射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姜宝昌在学术总结中对与会专家、教授在儒墨比较研究、墨子与孟子思想比较,儒墨纷争与百家争鸣,墨子孟子与中国文化史等方面的论文成果进行了公允地评价,客观总结了与会专家从不同角度、不同方面对儒家与墨家思想的分析研究,这种“儒墨互补”方法论,对于当前撷取百家精华,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滕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朱晏辰主持闭幕式。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扬州大学、四川师范大学、曲阜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北京交通大学、上海财经大学、青岛大学、吉林师范大学教授,以及天津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北京外国语大学讲师等也出席闭幕式。

   发言摘要:

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李存山

墨家的功利鬼神与非命思想

  墨子批评“儒之道足以丧天下者四政焉”:其一是“儒以天为不明,以鬼为不神”;其二是“厚葬久丧”;其三是“弦歌鼓舞,习为声乐”;其四是“以命为有,贫富寿夭、治乱安危有极矣,不可损益也”(《墨子·公孟》)。这里其二和其三是批评儒家礼乐繁琐和浪费,实质是反映了儒墨两家在看待义利关系上的不同。与墨家道德功利主义相联系,墨家遂有在天志、明鬼与非命问题上与儒家的分歧。

  墨子“贵兼”,主张“兼以易别”,其价值标准就是功利性的能为天下兴利除害。墨子高扬“天志”,而其实“天”的意志也就是墨子所要表达人民的意志。依墨子的“非命”之说,个人的“贫富寿夭”和社会的“治乱安危”都被人的主观努力以及天和鬼神的赏善罚恶所决定,遇到人所“无可奈何”的客观限制,只认为是人的用力有不足而不言有“命”。在当今社会,儒墨两家的“仁爱”与“兼爱”可以兼容,而墨家的平等、重视科技和逻辑的思想尤其应受到重视。

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杨海文

“本心之明”的遮蔽与唤醒

  “本心之明”有助于我们深入解读孟夷之辨的丰富内涵。夷子施由亲始、厚葬父母,但在与孟子辩论之前,其本心之明处于遮蔽状态,性善的普遍性受到挑战。经过与孟子的辩论,夷子的本心之明被唤醒,亲亲的特殊性得以证成。厚葬胜过薄葬,仁爱高于兼爱,经由亲亲的特殊性推扩并充实性善的普遍性,这是夷子逃墨归儒最重大的思想史价值;爱父母、尽孝道的本心之明是我们过一种道德人生的必由之路,这是夷子逃墨归儒最切要的伦理学意义。

  孟子在传播仁爱之道的过程中,夷子最初是被当作对手看待的。如果好高骛远而不反求诸己,人人都会是夷子,每个人都将是自己的对手。孟夷之辨给予的启发是:我们必须回到生活本身,唤醒被遮蔽了的本心之明,把它召唤回家。平常心是道,本心之明就是爱父母、尽孝道,这是我们过一种道德人生的必由之路。夷子逃墨归儒最切要的伦理学意义,莫过于此。

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刘瑾辉

墨子“兼爱”与孟子“仁爱”思想差异

  墨子倡导兼爱。兼爱,指同时爱不同的人或事物。墨子“兼爱”主张,是针对儒家“爱有等差”的说法,主张爱无差别等级,不分厚薄亲疏。孟子强调仁爱,认为“仁爱”施由亲始,推已及人,由内向外。

  墨子“兼爱”关注重点是:国、家、人,君臣、父子、兄弟。孟子的“仁爱”集中指向“仁政”,孟子“仁政”学说是对孔子“仁学”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孔子的“仁”是一种含义极广的伦理道德观念,其最基本的精神就是“爱人”。孟子“仁爱”的基本精神就是对人民有深切的同情和爱心。孟子的“仁爱”之“仁”重点指向“君”,希望君王行仁政“;爱”重点关注“民”,希望君王体恤百姓。

  爱,指用行动表达由心发出的能量。不管是墨子的“兼爱”,还是孟子的“仁爱”,其核心都是“爱”“。兼爱”“、仁爱”思想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精华,是处理个人、家庭、国家、社会关系的原理、原则,对于促进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富有积极意义。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郭美华

孟子对墨子兼爱为“禽兽”论断的局限性

  孟子推崇仁爱,墨子推崇兼爱。

  墨子的兼爱,主要是在政治治理上的主张,但孟子对于兼爱的批评,则具有多重层次的意义:其一是政治治理的意义,其二是伦理道德的意义,其三是教化的意义,其四是个体境界的意义。四分方面统一,孟子有一个基本断定,就是人和禽兽的区别,是人的本质和人自身存在的起点;而这一点又与孟子关于道德、教化、境界与政治的本质一致性为基础的。而这在墨子,却并非必然的。

  孟子这个批评,其困境在于两点:一是对于政治权力野蛮性缺乏自觉,一是对于他者差异性缺乏让渡。这方面,墨子是有自觉的。墨子明确把他人看成“异者”,并且也提出了天下大害在于大国小国的战争,他意识到权力的均衡可以避免战争的爆发,但并未明确提出权力均衡彼此制约基础上的政治治理秩序的可能性问题。

中国墨子学会顾问、武汉大学教授朱传棨

传承优秀传统文化需重视墨家思想

  近年来,学界对墨家思想的研究,相对儒、释、道等诸家学说的研究,是很薄弱的。儒家文化在构成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突出的重要历史地位和深远影响。但忽视研究曾与儒家并称“显学”的墨家文化及其对儒家文化的影响,以及在中华文明建设中的现代价值,不能不说是传统文化研究中的一大不足。

  在中华文化创制的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黄金时代,在诸子百家中,只有墨子为了社会经济的进步与发展、为了改善平民百姓的切身利益,而提出以“兼相爱,交相利”为宗旨的全面革新社会政治、发展社会经济、建立相爱互利的和谐世界的理论和主张,并不遗余力的游说和践行,是非常可贵的,也是值得大力研究的。墨家学说的宗旨和主张,同儒家学说的宗旨和主张是很不相同的,特别是在天命观、仁爱观以及是以“礼治”或“法治”革新社会的主张等方面,是完全相异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孙中原

儒墨学的兼容创新

  儒墨学的兼容创新,是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题中应有之义。儒墨同源,异质多样,创新发展,是新时代赋予学人的神圣历史使命,任重道远。儒墨学,一致百虑,相反相成。孟子辟墨,攻击墨学“无父无君,是禽兽”,封建国家机器,汇聚辟墨洪流,是墨学中绝的强势外因。《墨经》是微型百科全书,其科学人文精神,值得大力弘扬。今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亟需适应时代历史需求,弘扬儒墨学共同积淀的睿智精蕴和客观真理。

  儒家的仁义道德,以德治国的政治理想,墨家的科学人文精神,是夏商周以来,中国数千年传统文化的积淀,形成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是当今建设新文化的丰富思想资源。适应时代,与时俱进,创新转化,批判继承,改造转型,可作为今日治国理政,社会生活的启发借鉴。

四川师范大学教授秦彦士

孔墨相用辩

  韩愈在《读<墨子>》中道:“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为孔墨。”台湾学者王昌祉曾将孔子与墨子作过比较,他说:孔子的性格,渔和中庸,谨慎之心,循规蹈矩,少言语,多柔和的情感,比较退让消极,不喜欢冒险,更喜欢“浴乎沂,风乎舞雩,泳而归”的优游自得的生活。墨子的性格,显然和孔子不同。墨子喜欢活动,积极进取,感情激烈,意志刚强,望准目标,向前奋进,不怕苦干,不惜牺牲,甚而喜欢冒险,大胆尝试。有灵活的双手,有科学的头脑,更有雄辩的天才,吸引人的能力,做领袖的资格。

  为了找到改变现实的思想武器,墨子最初曾向儒学求教。后墨子之背儒立墨,一方面是因为儒家的繁琐礼仪使他不满,另一方面则是由于他急于要改变“国之与国相攻,家之与家相纂,人与人之相贼”的动乱现实,由此,墨子提出了他系统的平民政治观。

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陈克守

“世之显学,儒墨也”

  在我国先秦诸子百家中,孔子所创立的儒家学派与墨子所创立的墨家学派,并称为“显学”,《韩非子·显学》开篇就说:“世之显学,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

  列宁说“:每一种民族文化中,都有两种民族文化。”儒学与墨学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两种民族文化,儒学代表的是上层文化,墨学代表的是平民文化。蔡尚思在《中国文化的两大系统》中说“:儒在朝,代表官方统治者,墨在野,代表民间被统治者。”这是指汉以后的情况,在先秦时期,这两个学派并没有在朝在野之分,它们是当时诸子百家之中最有影响、最有势力的学派,他们分庭抗礼、平分秋色,共同形成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流。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随着儒学统治地位的确立,曾经一度辉煌的墨学,几乎成为绝学。

责任编辑:孔孟之乡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