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信靠开门竞争不是靠关门抵制

来源:孔孟之乡 作者:廖保平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1-21
摘要:

抵制圣诞节,已不新鲜,过去有十博士联名抵制、十教授联名抵制等剧目,今年又添新篇章:西安一所高校规定,谁过圣诞节就处分谁,学校里面还拉了一个横幅,“争做华夏优秀儿女,反对媚俗西方洋节”;长沙某高校学生穿汉服,拿着一个标牌,上面写着“抵制圣诞,中国人不过外国节”;某地教育部门发文,“不在校园里举行任何与圣诞主题有关的活动和庆典”。

反对抵制的声音也不缺,有人翻出习近平主席在某个圣诞节与“圣诞老人”的合影照,意思是说,你们抵制个毛,国家领导人都在欢乐过洋节呢;又或者说,国家领导人都在过洋节,你们抵制洋节,明显与中央做法相违背。

更有意思者,则化名美国博士斯修佩德·贝格弗尔(Stupid Bigfool),发表文章,呼吁美国人抵制中国春节,这个文章说:

各位尊敬的美国同胞,值此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之际,本博士在这里向大家发出呼吁,呼吁大家捍卫我们美国的传统文化,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大力抵制来自东方的文化侵袭,为维护我们美国文化的纯洁性而努力奋斗。 

近年来,随着国际交往的不断加深,一些令人不安的现象开始出现。这其中,最令人担忧的就是来自中国的春节对我们的冲击。春节是什么?春节是中国人的节日,是东方文化的象征。但是,在我们美国,开始有人竟然过起春节来,有些美国人吃饺子、放鞭炮、舞狮子,还学中国人拱手作揖,说什么“恭喜发财”。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某些政府部门竟然也参与其中,比如美国的邮政部门竟然发行中国的生肖邮票,美国的银行竟然发行中国的生肖纪念币,最让我们感到气愤的就是某些州政府,竟然把春节列为法定假日,这是无耻的向外来文化投降的叛变行为!大多数美国人在对中国的春节文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不假思索地使用“春节”的称谓,浑然不觉地加入到狂欢的行列,这是我们美国人在文化上陷入集体无意识的表现,根本原因是美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

这显然是一篇反讽之文,不过,当中国大陆在一片抵制圣诞节的喧闹时,确实想问问:西方人有没有抵制中国春节呢?我对国外情况不了解,我想也许会有吧,一些个人的、民间组织的抵制没准是有的。只是,我不相信,西方政府和校方为了“捍卫我们美国的传统文化,保护我们的精神家园,大力抵制来自东方的文化侵袭,为维护我们美国文化的纯洁性”,动用权力来阻止、限制学生过春节,权力插手进来,性质完全改变了,表面上是维护传统文化,实质上是对公民权利的侵害,而在一个法治的国度,是不允许打着所谓的高尚的、伟大的口号来剥夺个人权利的。

在大陆人抵制圣诞节的背后,是文化不自信,是文化焦虑,是对“中国文化的主位性缺失和主体性沉沦”的担忧,这个可以理解,传统文化如母乳,每个民族都依恋之情,都害怕其受冲击、乃至消失。但不必用极端方式来“拯救”,用这种方式非但不能“拯救“,还会加速其沉沦。

必须看到,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世界联系愈益紧密、交流愈益广泛,文化必然在交融中冲击,思想观念必然在交流中碰撞,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也必将在互相影响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哪一种文化更适合于现代人的精神追求和生活理念,人们就会采用哪一种,或者说吸收哪一种文化的成份更多一些。而任何一种文化之于现代人,就要看其是否符合现代人从内在的精神到外在的物质需求,如果符合需求,就有丰厚的现实土壤,如果不符合需求,就会失去现实的土壤。圣诞节之所以在中国大陆被很多人推崇,很重要一条,就是一股商业力量将其变成了狂欢的购物节,迎合了消费主义,使其在中国大陆获得了强大的生命力。

相反,中国传统节日大多是农耕文明的产物,匮乏时代的结晶,在进入现代文化、物质丰盛的时代,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故而也减少了人们对其友好的体验。如果要保护这些节日,需要创新,注入现代精神,进行形式改造,使之符合现代人的趣味需求,在现代人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就能形成对洋节的强有力竞争,而不是靠关起门来说自己好,重回狭隘、偏执、保守之途。

我们都知道,唐朝是极为开放自信的时代,虽说做不到来者不拒,比如对于佛教文化,社会上就分立为两派。但总本而言,唐朝人表现出了宽广的胸怀,其服饰、饮食等文化都兼收了他国他族的优点,甚至外国人可以在朝廷为官。同时,唐朝文化对世界的影响也是巨大而深远的,海外华人被称为唐人,有唐人街,而非称宋人、清人,由此可见一斑。

有一件事件足以证明唐朝人的文化自信。唐玄宗开元十九年(731年),根据和亲于吐蕃的金城公主的请求,唐玄宗让有关部门抄写《毛诗》、《礼记》、《左传》、《文选》各一部,准备送给金城公主。不想,朝臣于休烈上表反对,理由是《左传》是历史书,记载着很多政治军事谋略,而唐朝与吐蕃经常和战不定,这些谋略如果为吐蕃所用,将不利于唐朝。

唐玄宗要宰相们讨论。裴光庭发言反对于休烈的观点,认为于休烈只看到了史书中的谋略,没有看到书籍中的道德,“不知忠信节义于是乎在”。裴光庭的观点得到了唐玄宗的支持,于是一批传统经典进入吐蕃。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出,当时唐朝人、包括主政者,对自己的文化展现出无可比拟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霸气,这正是需要今人学习的。

文化适应现代人的需求,可谓“顺之者昌“,文化不适应现代人的需求,可谓”逆之者亡“。或昌或亡全在于文化能否与时俱进,不断创新,倘若不如此,光靠闭关锁国,自我隔绝于世界体系之外,则其消亡或许来得更快。

退一步讲,有的传统文化在竞争中当真消亡,我也是不以为意的,我赞同学者葛剑雄先生说过的一番话:“(传统文化)能在未来的世界文化中占有一席之地,固然是一种文化的光荣;经过比较和竞争被淘汰了,也是一种文化完成了历史的标志,是包括这种文化的主人在内的全人类的共同进步。如果我们真的对中国文化有坚强定的信心,就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和气概。”

责任编辑:admin
0
首页 | 资讯 | 文化 | 旅游 | 儒商 | 名人 | 宗教 | 曲艺 | 武术 | 碑学 | 图片

© 2006-2019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kmzx@qq.com

鲁ICP备06020822号

电脑版 | 移动版